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走进无为
米芾奇人轶事
来源:无为文艺   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8日 16点05分38秒   浏览次数:12349
字体:    

□  李俊平

   米芾(1051-1107),原名黻,字元章,号襄阳漫士、海岳外史、鹿门居士。北宋著名的书画家、鉴赏家。祖籍栖太原,后徙居湖北襄阳,世称“米襄阳”、“米南宫”。米芾性情倜傥不羁,举止颉顽,貌似颠狂,杨杰等友人戏称为“米颠子”(杨杰,无为人,宋嘉祐四年<1059>进士。历任太常、礼部员外郎、润州<今镇江市>州官、两浙提点刑狱。北宋著名学者、诗人,一生著作甚丰,惜大多散佚)。米芾“特妙于翰墨”,他藏有晋以来诸多名家古帖,不间断地揣摩临写,博采众长,自成新风。他的书法“沉着飞翥”,真、草、篆、隶、行各体都擅长,尤其是行、草书运笔纵横进锋,点画跳跃猛厉,隽雅奇变,笔力雄健,素有“风穑阵马,强驽射千里”之称。黄庭坚评价他的书法是“如快剑斫之”。宣和年间,米芾在任书画博士时(负责管理御前书画所,重点收藏前代的书法、名画、彝器、砚墨等物品,供宋徽宗欣赏行乐),曾与宋徽宗赵佶谈论“北宋四大名家”书法风格时指出:蔡襄“勒字”(意为在石上刻字),黄庭坚“描字”,苏轼“画字”,他自己则是“刷字”。短短数语,将“四大名家”刻画得惟妙惟肖。为了验证米芾的真才实学,一次宋徽宗令他当众作书法表演,在屏风上撰写《周官篇》。米芾立即褫衣解带,拿起御笔,凝神聚力,一气呵成。写完,把笔一扔,大声说:“一洗二王恶体,照耀皇宋万古”(指米芾为宋太祖赵匡胤陈桥驿兵变、黄袍加身,宋太宗赵光义“戕兄夺位”,与史实相悖的历史传闻申洗冤案)。宋徽宗见他书法绝妙,众人喝彩,又听他说吉利话,很高兴,便把自己十分喜爱的一方端砚赏赐给他。米芾的临摹功夫亦十分惊人,流传至今的王献之《中秋帖》,据说是出自米芾的手笔。他的书法传世作品主要有《苕溪诗帖》、《蜀素贴》、《复官帖》、《虹县诗卷》、《多景楼诗》、《向太后挽词》及《草书九帖》等。<今镇江市><今镇江市><1059><1059><今镇江市><1059>

   米芾的天赋极高,聪明绝顶。书法、作画自成一统,独创“米家云山”,画史有“米派”之称,驰名海内外。米芾画山水从董源演变而来,多以烟云掩映树石,采用水墨点染,信笔勾勒的技巧,突破了古人勾廓加皴的传统技法。他所作梅、松、兰、菊等花卉及人物画,形态逼真,栩栩如生,寓意深刻。久俱盛名的“无为纱灯”,其灯笼壁上的人物、山水、龙凤、花卉等图案,相传亦仿效米芾画绘制。他酷爱古书画,临摹的手法高妙到几可乱真的地步。米芾鱼目混珠的赝品画作,常常使一些借画者自觉上当。因此,米芾收藏古字画真品极多。苏东坡曾在《二王帖跋》诗中借以讥讽:“锦囊玉轴来无耻,桀然夺真疑圣智”。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米芾在江苏涟水做官时,有一次,他遇见一个卖画人,画是唐代画家戴嵩的《牛图》,是件真品,他爱不释手。意欲购买,苦于囊中瘪涩,只好将画借回家中临摹。数日后退还“原画”时,却被卖画人发现破绽,要求归还真品,米芾大惊失色,追问原因,方知真画牛的眼睛中有牧童的影子。米芾连呼“可惜,可惜,大意失荆州。”米芾存世有《画史》、《宝章待访录》等著作。还有一件稀世珍品“大白菜”。是米芾知无为军时所绘。此画叶嫩菜帮肥,秀姿舒展,形神逼肖,人见人爱。黎阳王太傅酷爱此画,亲撰《爱菜歌》169字。明万历壬辰年(1592),长至濡须协恭堂刊刻米芾菜画。清康熙乙卯(1675年)孟冬,松山李璋镌刻于石,这就是我国著名的“画菜碑”,现镶嵌在文物管理所墙壁上。

   米芾为人自负,行径怪癖,恃才傲物,与世不谐。虽居官日久,终其身不过“三加勋,服五品”。《宋史·本传》谓米芾“所为谲异,时有可传笑者”。他曾于元祐年间居住京师,穿戴唐代衣冠,戴着高檐帽,坐着露顶轿,招摇过市,弄得亲朋好友啼笑皆非。就是没见过他的人,也知是米元章驾到。有人赠诗称他“衣冠唐制度,人物晋风流”,真是恰如其分。米芾不仅擅长书画,而且嗜石爱砚,特别对砚素有研究,著有《砚史》一书。提出“器以用为功,石理以发墨为上”的论点,与当时一些藏砚家的“玩物丧志”不同。《志林》载:米芾得以端州砚石“抱之眠三日,嘱子瞻(苏轼)为之铭”。可见他爱石之深。米芾在无为州任通判,初入州署,发现院内立着一块一人多高大石(太湖石),通透多窍,形状奇特颇像人形,口、鼻、双臂齐全,公见而喜之。曰:“此足以当吾拜之”,于是,他立刻整衣冠而拜之,此后他还戏称这块大石为“石丈”。不久,他又听说河岸边有一块奇石,“状奇丑”,便命衙役将其移至州署院内。米芾一见此石,大为惊奇,急令仆人取过官袍、官笏,设席跪拜于地,口中念念有辞:“吾欲见石兄二十年矣!”宋人叶梦得(石林燕语·卷十)。后人建有拜石庭。米芾当年所拜“奇丑石”,实为陨石,今仍藏于无为县图书馆院中,任凭风吹雨打,日晒夜露,冰雪摧残,近千年来,丝毫无损。米芾痴爱奇石,曾有“私而忘公”之嫌,遭同行嫉妒告发。《世纪补》载:米元章守涟水,地接灵璧,蓄石甚富,一一品目,入玩则终日不出。杨次公为察使(杨杰),因往廉焉(察看),正色曰:“朝庭以千里之邑付公,那得终日弄石,都不省録郡事”。米径前,于左袖中取出一石,嵌空玲珑,峰峦洞穴,皆具色,极清润宛转,翻覆以示扬曰:“如此石,安得不爱?”杨殊不顾。乃纳之袖,又出一石,叠璋层峦,奇巧又胜,又纳之袖。最后出一石,天划神缕之巧,顾扬曰:“如此石,安得不爱!”扬忽曰:“非独公爱,我亦爱也”。即就米手攫得之,径登车去。一场“玩石忘公”案,随之迎刃而解。

   米芾的个性虽然孤傲,但对老百姓却体恤倍加。脍炙人口的《驱蝗诗》,是米芾关心群众疾苦的真实写照。宋人周紫之《竹坡诗话》记述轶闻:米元章治邑有政绩,大旱之年,紧急抗灾,捕灭蝗虫,成绩卓著。一日,邻县忽然发来公文,责其驱蝗至彼县。米公笑书绝句与公牒:“蝗虫本是天灾,不由人力挤排,若是敝邑遣去,却烦贵县发来!”米芾差人把原信退回,那个县令看了,哭笑不得,自认倒霉。宋人笔记和《无为州志》记载这一趣闻,略有出入。北宋何元《春诸纪闻》:米芾《驱蝗诗》作于雍丘(今河南杞县)任上,其诗为七绝:“蝗虫元是空飞物,天遣来为百姓灾。本县若还驱得去,贵司却请打回来。”米芾“驱蝗诗”两地虽然略异,但米芾为民除害造福百姓的优秀品质却誉载史册,彪炳千秋。

   米芾在无为留有不少墨迹,《无为州志》载:城内景福寺有清泉一泓,米芾手书“甘泉如惠山”五字,后人称为太守泉。锦绣溪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文昌阁,北宋建,匾额为米芾亲书。东门城楼名为明远楼,西门城楼名为稻孙楼,米芾题额。南宋叶寘《坦斋笔衡》记述稻孙楼来历:米元章与僚佐秋日宴饮于城楼,遥望田野一片青绿,询问老农:“秋已晚矣,刈获告功,而田中复青,何也?”老农答:“稻孙也。稻已刈,得雨复抽余穗,故稚色如此。”米元章以为“可喜”,因古人亦亟希罕再生稻,并视为“瑞祥”载于史册。欣喜之下,米芾即大书“稻孙楼”三字,作为城楼匾额。清人刘元玟(字东玉,乡试第一名,膺岁荐,晚年授山东训导,未赴任)曾诗咏《稻孙楼》:“清秋和煦宛春温,闲上城楼望湿原,隔岸蓼花红结子,中田禾穗绿生孙。额悬三字风流远,碣宝千年翰墨尊。谁道米家一颠老,乐民之乐见深恩”。如今备受群众敬仰的无为实验小学,建校之初即为“稻孙楼小学”。《无为县志》载:米芾为民间针灸名医章迪亲书墓碑301字,有米公‘平生书法,推吉老碑为第一’的赞誉。由于历史上种种原因,上述真迹都不复存,仅留“墨池”和“宝晋斋”两大遗址供游人怀古恋旧,思念先贤。墨池,系北宋崇宁年间(1102-1106),米芾知无为军时所凿。池中筑一小亭,亭中一方形石桌,四个石凳,四周可依栏而座,这是他经常休憩读书挥毫的最佳场所。相传有一天夜里,池中的青蛙聒耳不绝,闹得米芾心烦意躁,读书情绪不佳,逐取石砚一方,濡墨写下“上”字,投入池中,蛙鸣顿绝。又大书“墨池”二字,令勒石池边。无为州志载,米芾投砚驱蛙后,池水尽黑,因名“墨池”,于是,留下了米芾“投砚止蛙”的千古佳话和“墨池”、“投砚亭”的胜迹。明万历三年(1676),赵范知无为州撰《重修墨池记》载:南宋以后,米公手书“墨池”碑石已断残。嘉靖三十二年(1663)修复此碑,立于“墨池”一侧。十余年后,旧址又废。重新修葺的“墨池”池岸砌石,池中筑水心亭,池前垒土山立“墨池”碑。墨池周边栽柳,水中绿荷芳香,有小桥通投砚亭。现池、亭、碑尚存(米芾当年勒石碑已殒,今天保存完好的“墨池碑”为明代嘉靖年间朱麟书)。清朝诗人颜尧揆(无为知州)曾作《七律》诗“初晴步墨池”赞誉墨池。“散衙偶尔步林塘,水满孤亭似客航。竹忽出栏无约束,鹤思冲汉独昂藏。墙倾久雨篱能补,桥湿初晴屐自将。绿柳四围眠复起,欣然人在水中央”。米芾墨池不止一处,江苏涟水县亦有。米芾曾任职涟水军,为官清正,据说离任时,把平时所用毛笔也一一洗净,以示清白。今涟水有米公岛,岛上有米公墨池,池边有米公亭。

   闻名遐迩的“宝晋斋”,又名“米公祠”,是安徽省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也是无为人民引为自豪的珍贵历史文化遗产。《江南通志》载: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,在无为城中建有聚山阁、仰高堂,又有宝晋斋,后改米公祠,古迹犹存。因米芾为官清廉,勤政爱民,在其离任、去世后,世人感其德政,将“宝晋斋”与米公军邸旧址扩建为米公祠(湖北襄樊也建有米公祠)。“宝晋斋”是米芾得到王羲之《王略帖》,谢安《八月五日帖》和王献之《十二日帖》及顾恺之的名画《净名天女》,戴逵的名画《观音》墨迹后自题于藏书房的匾额,原斋与部分藏品早已毁失。近代在遗址上建起了图书馆、文物管理所,藏书、藏品颇丰。现馆、所内珍藏晋唐以下历代名家碑刻一百五十余方,还有50多位书法家的70余册行、草、篆、隶不同书体的法帖原件。诸如王羲之的行书《兰亭序》摹本,唐代钟绍京的小楷《临飞经》,宋徽宗赵佶的楷书《题唐十八大学士》,黄庭坚的行书《题画梅花帖》,苏轼《起居帖》,苏东坡与蔡襄的行书信札,元代赵孟畹男惺椤肚俺鍪Ρ怼罚鞔T拭鞯男】赌≈釉<黾局北怼罚尼缑鞯牟菔槭樾牛洳靶÷タ讨蛱河辏字绱沽笨绰浠ā钡男惺殚毫宕踯男惺椤堵际住返取;拐洳孛总雷椤端握孀谟莆男踉蕖繁蹋洳ú⑻獍衔总涝缙诘目椤短庋艄赝肌芬约爸档靡惶岬男惺椤堆姿握录夏贡怼吠仄龋俺蒲笱蟠蠊邸U庑┫∈勒淦泛凸卤荆谑旰平倨诩洌矣型际楣莞扇合ば姆阑ぃ拐馀幕灞γ庠馄苹怠V钊缡陶淦罚缃裢旰梦匏鸬南馇对谙匚奈锕芾硭脑睦朗仪奖谏希慰吞峁┝吮蟮难啊⒀芯孔柿希彩茄橹だ肺幕⒄沟挠辛ψ糁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