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走进无为 > 无为旅游
王二公与抛头桥
来源:管理部门   发布时间:2009年05月18日 15点05分32秒   浏览次数:8525
字体: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谦林

   在中国传统戏剧《铡美案》中,有一段专门描述德高望重的老丞相王一龄,试图唤醒攀荣附贵的当朝驸马陈世美的良知的情节。这虽然是戏剧中虚构的情节,但这位王老丞相确有其人。不过,他不是叫王一龄,而是叫王蔺,宋朝无为州人,他的故土就是现在无为县城北郊外的二公村。村名就叫“王二公”。

   为何叫“王二公”呢,据无为州志和王氏家谱记载,在宋朝年间,王蔺与其父王之道在朝中为相时,王之道曾封为魏国公,王蔺封为开国公。因一村出了二公,所以人们称此村为“二公”村,因一村均是王氏直系子孙,故又叫做“王二公”。

   俗话说:“天下王,三槐堂”。而二公王氏家谱中的族名为“三桂堂”。为何叫“三桂”呢?追本溯源,宋代元丰年(公元1078年)间,王家一世祖倜公(当时居住琅琊),官任都尉直宏文馆修撰,朱熹赞曰:“公才优经济,德配慈仁,维风善俗,佑启后昆。”北宋末年,因外患频繁,宋室南迁时,王氏全家由琅琊迁入濡须(即今无为县);二世祖蘧公绍圣年间(1094年),知本军(指无为军,宋称无为叫无为军);三世祖叔詹诰封通顺大夫;四世祖元堂公累赠公紫、光禄大夫、中书令兼尚书令。其有三子:长子之道,次子之深,三子之义,即王氏五代祖先。宋宣和六年(1124年),兄弟三人同科进京会试,同科录为进士,进入当朝翰林院,“三桂堂”因此而得名。王之道(1093-1169),始任西扬县丞,不久转为乌江县令,任满归里。

   高宗建炎三年(1129)秋,金人攻陷无为,无为守臣李守几弃城南逃,王之道毅然率乡人族众数万人退守现无为西北胡避山据险固守,由于他的才识与胆略,使退保胡避山乡人安然无恙。

   王之道一生恳切耿直,在其重新入京为官后,为南宋朝廷在战略措施策划上提出许多独道正确的见解,与其它许多主战大臣一样,拒绝议和,力主抗金,虽遭降职罢黜,仍志向不移。廿年后才被朝廷重新起用,并于晚年升任枢密使太师,封为魏国公;王之琛,王之义均为翰林院侍读学士。

   王氏第六代世祖莱公(王之道长子)也系翰林院进士。曾任户部左侍郎。莱公之弟蔺公即王蔺(?-1202年)为王之道次子,亦于乾道五年(1096)中进士,历官信州上绕薄,鄂州教授,四州宣抚司,枢密院编修,监察御史,礼部侍郎兼尚书,后升参知政事。光宗即位,任枢密院事兼参政、枢密使,宁宗时改任湖南主帅,也力主抗金,后因右相韩仛胄专权,被罢官归里。

   王蔺在枢密院参政及任湖南主帅期间,光宗即位,为当时南宋朝廷的稳定及收复失地有许多卓有成效的业绩,被封为开国公。两公一生功绩卓著,为后人留下不少专著,其中,有史可查的有之道公《相山文集》三十卷,《相山词》一卷,蔺公《轩山集》十卷,《轩山奏议》两卷。之道公弃官归里后隐居在现无为城西北(现开城乡)相山,建有林泉书院,自号相山居士,过世后葬在此地。王蔺公归里后也居在开城轩车山,供祠七年后卒。墓也在此。

   宋朝以后一直到现在,“王二公”——“三桂堂”一族在朝代更替中己延续整整廿八代,它的支脉和人丁早己遍布大江南北,而“二公”村一直为王氏正宗主脉。因为“三桂堂”宗祠在这里,老祖宗——王蔺遗像在这里(该像文革前夕遗失)。多少年来,每年清明、冬至时,四面八方的王氏人丁均不辞辛苦来“二公”祭祖,认宗。

   王氏在宋代为旺族,可能受外患内乱影响,王蔺罢官后,逐教育子孙:“勿涉官场,务农为本”,并订有“家训”。从那以后,王氏后代秉承祖训,不但入仕者寥寥无几,而且读书上进人也不多见,家道逐渐衰落,一直到解放前夕,二公村都是土墙草屋,按当时成份划分,都为贫下中农。然王氏一族勤劳朴实,忠厚淳和,以礼待人、助人为乐的美德一直延续下来,从现在“二公”村各家春节门联中“承其祖训,厚乃我为”;“勤能补拙,节可养廉”中仍可见一斑。

   “二公村”地处沿江,农作以水稻油菜为主,丘陵山坡上也种些麦、豆、棉花和薯类,村前屋后栽满了桃、李、杏树。干旱年头,连村外的河滩上也种上乔麦以备荒。各小块蔬菜地保各家自食,由于经济拮据,各户都还散养着少量的家禽、家畜。除招待尊贵客人或过年过节外,在平时,均粗茶淡饭,省吃俭用。

   农闲时节,一些村民往往挑一副担子,现做现卖“二公”特色小吃:“贡糕”(以糯米粉白糖芝麻为原料,清蒸而成)或以独特的手工艺品用稻草茎编成玉带形状的锅圈──(煮饭防漏气)走街串巷叫卖:“滚烫的贡糕呵!”、““王二公”箍箍子!”。

   “二公”村有一棵古树,村民都称大柏树,据植物学者介绍,它应叫柏榆,落叶乔木,至今已有千百年历史,树高数丈,腰围几人合抱不住,相传它是王蔺公归乡后栽的,原有几十株,后毁于战火兵灾,最终只剩这一棵(该树于五八年被毁)它长在村边高坡上,百米外为护城河,过去城内没有高楼,站在北城口,远远就可望见这棵苍劲、挺拔的大树,它当时可与无为西寺、黄金两塔相并论。冬日,树叶落尽,树杈上飞鸟筑巢,夏日,枝叶茂盛,村民们多在此纳凉、遮阴。由于树大结实,许多人为驱蚊而把竹床架于树上,站在树杈上,远近一览无遗。丰收年景,田野金黄一片,周边树果累累,河中船帆点点。虽然乡村生活很清苦,但对心态平和、不求屠望的“二公”村民来说,则是“世外桃源”之境界。夏日晚上,大树下,村里人都会聚集在树下纳凉闲话,旷野萤火闪烁,草丛虫儿奏乐,在一轮明月下,“二公”村民们却喜欢在一起谈一些田园和家庭琐事,这是一天中最休闲时刻。此时,孩童们往往最喜听的则是村里王氏二十四代老前辈——老王三爷讲述的有关抛头桥的故事:

   抛头桥,距无城西北三十里外石涧镇北的草鞋岭下,宋朝时期,它是一座单孔青石过路桥,那时交通不便,是无为州通往北方的官道上的唯一桥涵,桥边竹木葱葱,桥下溪水潺潺,它是往来商贾樵夫、路人短暂憩息之处。

   传说南宋宁宗时期,右相韩仛胄专权,他们以卖国求荣为目的,尽力排挤、诬陷主战、忠正之人士,使大批忠臣被贬、被害,一向以勤政爱民、忠君为己任,德高望重开国之公王蔺亦被罢官削职。王公眼望山河破碎,报国无望,加上年事已高,于是向宁宗提出告老还乡之请求。望着满头银丝的老臣,想到其一家几代为宋朝立下的功勋和清廉,宁宗忽生恻隐之心,要赠送一些金银物品给王蔺,王蔺感恩辞谢,皇上也不允,于是王公向皇上提出改赠些农耕器具,打算归乡后,与乡亲从事农耕之业。皇上应允,并立即拨付所求器物几十车辆。王蔺与朝中同道惜别后,艰难向无为故土进发。

   再说奸相韩仛胄一伙,虽然打压了大批忠正之臣,不少还以莫须有罪名处死。现见到王蔺也削职为民,心中正喜。忽见皇上又赠给许多物品,疑窦顿生:因为王蔺为开国公,德高望重,影响深远,如一日不死,后果难预料。于是密谋,要置王蔺于死地,他们向皇上告状王蔺告老还乡是假,准备反叛朝廷是真……,昏庸的皇帝开始不置可否,但在奸贼们一再谗言下,疑心大发,下发圣旨,要王蔺勒转马头,把王蔺召回。奸贼们一听要王蔺回来,心想:王蔺一回,纸里难包火。于是他们在皇上圣旨上:“勒转马头”改作“带王蔺人头”。并由韩贼自带御林军星夜追赶。

   老丞相王蔺离京后,风餐露宿,一路上遍地荒凉,眼望着美好江山被外虏侵占,百姓流离失所……,一股忧国忧民责任感又涌上心头:就这么不管了吗?不!自己罢官事小,但社稷安危事大……,一路还在思考救国方略,准备适当时机,再报效国家。

   这日正行至无为境内草鞋岭下石桥边,眼见家乡近在咫只,只见韩贼带领御林军凶恶从后边赶到,王蔺下车迎候,问为何事,奸相说:“你预谋造反,现奉旨拿你人头。”王蔺一听悲愤交加,怒斥奸相:王蔺几代忠良,上天有眼,群臣皆知,何反之有,反证何在?奸相说,车里物品就是证据。王蔺说,这是皇上赠我归乡农耕之用。

   奸相哪管这些,吩咐刽子手动手。王蔺说:要我人头可以,但不用你们脏手,我自行了断,于是王蔺一手拿剑,仰天长啸:“苍天在上,王蔺一生清正,为何反诬我谋反,我如有谋反之心,头断后,污血满地;如赤胆忠心,白浆为证”。说罢挥剑自刎。说也奇怪,挥剑后,一股血浆从颈腔喷出,流进桥下清泉里,瞬间变成一股股白浆,原先缓缓流趟的溪水忽然暴啸如雷鸣,直吓得奸相与御林军面无血色,匆匆带着人头落荒而去。

   王蔺被害消息传遍京城,满朝震惊。许多正直大臣不顾奸相阻挠,纷纷为王公鸣冤叫屈,并向皇上控诉韩贼罪恶行径,在众怒难平下,皇帝终于罢免了韩右相职务,为抚民心,皇上叫人用黄金重做一个王蔺人头,并按皇家礼遇进行安葬,史称“金头御葬”。据说,老丞相出葬那天,共七十二副棺材出门,可为空前。民间传言:“得了王丞相墓,天下买半个”,可见葬品之多。再说,草鞋岭下的青石桥,自王公被害后当地百姓为永远记下这段悲壮历史,改名为抛头桥。更有传说,桥下山泉本来一直清澈透明,自王公被害后,桥下的清泉就成为乳白色。这显然是一段神奇传说,但“二公”村王氏后辈们,都信以为真,这从他们凝重的眼神中可以看出。

   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日转星移,春风化新宇。历史已进入廿一世纪,中华大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昔日的“二公”村已成无为新城区的一部分,过去清贫被一扫而光,富裕、充实的王氏后代们早溶入各民族大家庭中,和睦与共,建功立业了。除了村名仍叫“二公”外,原先的村落已被仿欧式庭院住宅所代替。古代的崎岖小道,变成了省级公路,古老的“抛头桥”早己旧貌换新颜,不变的只有桥下潺潺流水。今日的草鞋岭更是遍山碧翠。

   古老而又年轻的“无为州”在建设和谐社会征程中,正日新月异、前程锦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