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走进无为 > 无为旅游
霸王为何在乌江自刎
来源:无为文艺   发布时间:2017年01月18日 17点01分29秒   浏览次数:27784
字体: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李俊平

    项羽,原名项籍,公元前232年出生于今江苏宿迁,祖辈世代为楚将,祖父项燕为秦将王翦败杀,父早丧。项羽少年时,颇有“灭秦复楚”的凌云壮志。籍长八尺余,力能扛鼎,胆略过人,深得吴中子弟敬畏。

   公元前209年,陈胜于大泽乡起义,项羽随叔父项梁于吴中起兵响应,得精兵八千。次年始,渡江西伐,一路势如破竹。攻下邳、败秦嘉、拔襄城、夺城阳、破邑丘、援东阿、围外黄、战巨鹿、袭章邯,前后8年身经70余战,所向披靡,无一败北,尤其是他在巨鹿大战中“破釜沉舟”,成为以少胜多的军事范例,令天下诸侯不寒而栗,在推翻秦王朝的斗争中,立下赫赫战功,开拓了辉煌业绩。最后,他败死刘邦之手,虽未成帝业,但那种宁愿战死疆场,不肯渡江苟生的高贵品质,却一直为后人称颂。为了纪念这位千秋俊杰,后人在和县乌江镇东南侧的凤凰山上,为他筑庙祭祀。在中国古代,武将战死而能立庙焚香者仅三人,关羽、岳飞和项羽。

   纵观这位“重瞳戟髯”的“盖世英雄”,年仅三十一岁就在乌江驻马河畔壮烈自刎,他的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,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的慷慨悲歌,成了千古绝唱。项羽之死,原因颇多,但最终铸成大错者,是他自己,不怨别人。

一、放虎归山 藐视人才

    秦王朝灭亡后,项羽深知今后与他争雄天下的最大对手是沛公刘邦。为翦除异已,谋士范增献计,鸿门设宴,戮杀刘邦。刘邦摄于军威(10万与40万兵力悬殊),只好屈从。行前采用张良韬晦之计,席间处处谨慎小心,一味讨好项羽,哄得霸王下不了决心。范增又使出“项庄舞剑意在沛公”的诡计,也被张良识破。在项羽叔父项伯的帮助下,刘邦安然脱险。项羽错失良机,放虎归山,为自己酿下苦果,抱憾终生。他又不善用人,贬抑奇才。淮阴人韩信,文韬武略,睿智过人,一生用兵如神,素有“韩信将兵,多多益善”之说。初时在项羽帐下任小军官,屡不得志,改投汉王,经丞相萧何推荐,官拜大将。公元前206年8月,韩信从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仑”到“十面埋伏”、“四面楚歌”,仅用4年时间,就将这位不可一世的常胜将军逼上乌江自刎的绝境,实在令人叹惜。如果当初项羽采纳韩信计策,也不致落得身首大卸五块的悲惨下场。亚父范增,居巢人,古稀之年从军。此人老谋深算,好奇计,在对秦战争中多建功勋,在谋僚中享有崇高威望,尊为亚父。在楚汉相争中,项羽听信谗言,误中陈平的反间计,逼迫范增辞职,导致其病死客乡。从此项羽失去高人指点,仅凭匹夫之勇,军事上一蹶不振,毫无建树。

二、封王欠虑 盲目作战

    项羽在取得重大的军事胜利之后,利令智昏,过早实行割地封王制,先后分封18路诸侯王,刘邦为汉王,自诩为霸王。由于封王过多,封地多寡不一(霸王据梁楚九郡),统治阶级集团经常内讧,相互残杀,战争烽火经久不息。霸王为了支持新王,在平叛诸王的战乱中疲于奔命,内耗过大。加上项羽没有建立稳固的根据地,全国的财力、物力、人力都分而治之,项羽集团没有强大的经济后盾的援助。战争的损耗,各种资源和后勤供给的短缺,是长期作战的致命弱点。刘邦军事上虽然几次横遭惨败,但他有强有力的后方支援,却能绝处逢生,转危为安。

   盲目打仗,缺乏治国智囊团。回眸其8年的军涯史,项羽只是驰骋疆场,统帅千万兵马的作战英雄,而不是匡国济民的栋梁之材。在起义之初,各路义军将领之所以能坐在一条板凳上,因大家共同对付的目标是秦王朝。秦朝灭亡后,项羽就成了众矢之的。尤其是义帝殁后,群龙无首,各自为政,号令不统一。刘邦不甘屈作“关中王”,出奇兵轻取“三秦”地域,从此拉开“楚汉相争”的帷幕。这时,汉王刘邦麾下,武有大将韩信,文有张良、萧和、陈平,谋士如云。而霸王项羽帐下竟无一名得力谋士,更不要说有一个运筹帷幄的智囊团了。每次打仗,霸王只凭自己的剽悍神勇侥幸取胜。刘邦虽没有项羽骁勇,但他有大批高参帮他出谋划策,在行军布阵方面,总是棋高一着,技胜一筹。

三、学业不精 大将无谋

   项羽少时,学书不成,去学剑,又不成。叔父项梁怒之。羽曰:“书足以论名姓而已,剑一人敌,不足学,学万人敌”。于是项梁乃教羽兵法,羽大喜,略知其意,又不肯深研,项梁也奈何不得。项羽自小骄矜刚愎,唯我独尊。担任楚军统帅后,仍我行我素,不听忠言,常常做出一些有悖常理的决策,民心尽失。章邯降楚后,项羽一夜之间将20万秦卒击坑于新安城南,令天下人寒心,谈虎变色。又火烧咸阳宫及三百里的阿房宫三个多月,至使秦朝数十年的经营,数万人的构造,数万万的费用都付之一炬,化为灰烬。霸王的这一野蛮行径,不仅给当地老百姓造成流离失所的灾难,而自己也失去了建都立业的最佳场所。更有甚者,项羽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弑义帝于江中,为天下所不容。而汉乘机伐之,遣责项羽无道。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。后人诗曰:“敢将故主弑江中,如此凶残怎望终?漫道阴谋人未觉,须知翘首有苍穹。”

   大将无谋,能独当一面者寡。霸王封王旨在以王制王,坐收渔利。以秦降将章邯为雍王、司马欣为塞王,董翳为翟王,扼守关中要塞,以防汉王刘邦复出。由于三王无能,

    不仅没有锁住汉王,反而落个“一死二降”的可悲下场。尤其是在“楚汉对持”的关键时刻,大将龙且率领20万大军救齐,由于不听忠告,骄横欺世,误中韩信截流放水之计(破章邯时曾采用此计),结果身首异处,不仅葬送了齐国,也给岌岌可危的项羽政权雪上加霜。加上大司马周殷叛楚降汉,以舒城之兵,攻克九江六城。自此,项军御敌屏障贻尽,迫使项羽率军向彭城方向退逃,被刘、韩、彭、贾四军合围垓下。

四、兵败垓下 乌江自刎

    兵败乌江,英雄壮举泣鬼神。项羽军壁垓下,兵少食尽,汉军及诸侯军围之数重。脍炙人口的“十面埋伏”,就是齐王韩信的精心杰作。他指挥的30万汉军,采取车轮战术,在垓下彻底摧毁了西楚霸王的10万精兵,项羽损兵折将达七、八成之多,锐气大挫。张良导演的“四面楚歌”,又让数万楚军人心涣散,因思念家乡丧志而纷纷逃亡。大将钟昧离、季布和叔父项伯也背他而去,楚营一片狼籍,昔日楚军坚不可摧的神话已成泡影。爱妃虞姬眼看楚军气数已尽,为减轻项羽累赘,被迫自杀。悲痛欲绝的项羽乘夜率八百骑士突围南逃,这下,又中了韩信的连环套。韩信断定,淮水、乌江是霸王自掘坟墓的战场。次日,韩信闻知霸王南逃,喜形欲色地谓汉王曰:“汉室江山定矣”。汉王大喜,急令骑将灌婴率五千精兵追之,并曰:“凡持霸王头者,赏千金封万户侯”。逃跑途中,项羽如惊弓之鸟,快马加鞭,狂奔急驰,马队逐渐拉开距离。当他仓惶地渡过淮水时,只剩百余名亲兵追随。人员锐减,

    原因有三:一是马速慢,项羽的乌骓马日行千里,能与乌骓马媲美者,仅是少数贴身侍卫。二是渡河船只少,多数亲信无法过河。三是留兵断后,阻击汉王追兵。在这场长途涉水的追击战中,汉军主将灌婴在淮水受到项羽残部顽强的抵抗,只得分兵追击,自率主力歼灭楚军残部。项王逃到阴陵,因迷路,项羽被一农夫指错道路,陷入大沼泽中,失去时机,被汉军撵上。项羽复引兵东窜,后续部队四散逃走,隐藏民间(据说今日散兵镇,源于楚王昔日散兵,目前仅项姓就有1000余人)。项军逃至东城(今定远县)仅存28骑,汉骑追者数千人。经过三场恶战,霸王仍率26名骑兵突围至乌江(乌江镇属当年东城县一小镇)。

   乌江渡口,一片汪洋,仅一条小船随风荡漾。乌江亭长木义 船待,谓项王曰:“江东虽小,地方千里,众数十万人,亦足王也。愿大王急渡。今独臣有船,汉军至,无以渡。”项王笑曰: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!”按说项羽乘夜率军逃跑,为的是活命,现在天赐良机,为何不肯渡江独生?我认为原因有五:一是不忍舍割与他出生入死的26位贴身侍卫遭到汉军杀戮。二是当年随他出征的8000江东子弟无一生还,他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乡亲。三是项家一门忠烈,尤其是叔公项梁战死疆场,而他苟且偷生,恐遭后人唾骂。四是即使项羽逃回江东,无精兵猛将,也难以与汉王分庭抗衡。五是绝代佳人宠妃虞姬先他而去,他已心灰意冷,况且天要亡他,活着也没有多大意义。横竖都是死,为了不玷污自己的一世英名,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。项羽遂将乌骓马赠与亭长,并令众将皆下马步行,持短兵作战,亲兵全部战死。独籍杀汉军数百人,身亦遭十馀剑伤。忽见汉骑司马吕马童,曰:“若非吾故人乎?”马童面之,指王翳曰:“此项王也。”项王乃曰:“吾闻汉购我头千金,邑万户,吾为汝德。”乃自刎而死。王翳取其头,馀骑相蹂践争项王,相杀者数十人。最后,郎中骑杨喜,骑司马吕马童,郎中吕胜、杨武各得其一体。五人合分其体。汉王分地为五:封吕马童为中水侯,封王翳为杜衍侯,封杨喜为赤泉侯,封杨武为吴防侯,封吕胜为涅阳侯。

   项王已死,楚地皆降汉,独鲁不下。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,因念其守礼义,为主死节,令持项王头视鲁,鲁城降。因楚怀王曾封项籍为鲁公,羽既死,汉王以鲁公礼葬其于谷城,并亲为发哀,泣之而去。诸项氏枝属,汉王皆不诛。乃封项伯为射阳侯。桃侯、平皋侯、玄武侯皆项氏,赐姓刘氏。

   霸王死后,当地老百姓将他的破残锦袍盔甲掩埋成“衣冠冢”,以警后世。历代文人墨客、仕宦游子,登斯祠、吊英灵,每多吟诵,留下众多诗篇。但最为精辟者,却是未必到过霸王祠的诗人王昙,兹录其诗于下,以作后人之警戒:

   秦人天下楚人弓,枉把头颅赠马童。天意何曾袒刘季,大王失计恋江东。早摧函谷称西帝,何必鸿门杀沛公?徒纵咸阳三月火,让他娄敬说关中。

   [注]:参考书籍——1、《史记》;2、《中国通史》;3、《中国通史讲稿》;4、《上下五千年》;5、《和县人物志》;6、《前汉演义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