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今日无为 > 无为要闻
地方历史文化的生动呈现——读《千年古镇襄安》
来源:芜湖日报  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1日 16点02分10秒   浏览次数:1214
字体:    

   襄安是无为首镇,知名度很高。在读《千年古镇襄安》前,我对此一无所知。俟读后,不但信服,还很震撼,私下认为,襄安就是放在全国名镇谱系中,也毫无愧色。

   《千年古镇襄安》一书,是无为县襄安镇人民政府组织编写,作家戴启文先生执笔。全书分为“历史钩沉”“商业史话”“地域文化”“胜境名村”“家族传奇”“抗日烽火”六卷。就文本而言,记考相融、虚实相映,分类全面、内容翔实,且有难得的自信姿态与开放胸襟。在我看来,旨在挖掘整理襄安镇历史文化的这本书,通过辨析,很好地理清了襄安的历史发展脉络;通过事例,很好地提炼出了襄安的人文精神;通过采访,很好地救存了襄安的一些史料。这是从历史演进、社会变迁、文化赓续、精神锻造上,全方位立体地在把襄安的根留住。

   一般来说,作为科学、严谨的学术性读本,全面、客观、准确是其灵魂。对此,《千年古镇襄安》严格遵守,并未僭越。然其不亚于文学作品的可读性,呈现出有别于史志的别样风貌,尤其是乡土性、民间性、日常性、风俗性、传奇性等异质元素的注入,给人以扑面而来的亲切感和喜悦感,是读同类书体会不到的。

   文本达到这样的阅读效果,我认为得益于以下三个因素。

   首先,襄安的家底殷实,值得写的东西很多。襄安是安徽境内为数不多的秦汉古县,隋唐时期,无为作为一个镇都归襄安县管辖,直到宋代,襄安才反过来成为无为县的一个乡镇,延续至今。作为南北相争的重要军事重镇,襄安自古交通便利,在和平时期,四面八方的人流,愿意在这方富饶的土地上汇居下来,在取得农业、手工业发达的基础上,也催生了商业的兴盛,这一点,从晚清到近现代尤为明显。久远的未曾中断的历史,又使得襄安地域文化色彩较为浓厚,白鹤观是商周文化遗址,在其周边出土的文物有数百件,占据着无为县馆藏文物的半壁江山。襄安的文化不仅体现在文物上,还体现在古典诗歌中、方言里,也体现在民间对教育的重视、对正义和善良的维护上。尽管“襄安八大景”多已面目全非,但它彰显的地方历史文化气度,无可替代。顽强生存下来的襄安古地名、古村落,同样承载着地域的基因和密码。就连襄安传统家族文化也不可小觑,关键时刻,它能构建社会伦理、凝聚民众精神。

   其次,编写者广泛占有材料,在模糊地带攻坚克难。事实上,在编写前,有关襄安的资料很少,不突破常规绝难找到。戴启文委托上海的朋友帮忙搜集资料,自己分赴合肥、芜湖等地查阅历史文献,又到巢湖、庐江等地搜集志书,像大海捞针一样,所获十分有限。好在东方不亮西方亮,襄安的有关史料,却鬼使神差地于典籍和谱牒中斩获颇丰。书中以记叙文的笔调,记录了一桩趣事。那就是在寻找台湾“开山之祖”陈稜家谱时,意外发现了一批清代典籍,成为研究清代皖江学术史、教育史、印刷史的重要文物,填补了无为地域教育书籍的空白。令人感佩的是,戴启文对口述资料的不遗余力。为了写好本书,他当面请教或电话采访超过千人,用掉了11本笔记本,得到许多帮助,也碰壁无数。其所访问者大多上了年纪,能从他们口中得到丰富的第一手材料,可谓抢救性保护,功莫大焉。

   第三,执笔者驾驭力强,既举轻若重又举重若轻。戴启文是地方文史专家,也是作家,写这样的一本书,恰似好钢用在刀刃上。举轻若重这里指理性的分析,辨证的色彩。如在“襄安”地名释义一节中,作者广开渠道,罗列各种说法,在详细分析归纳后,给出自己的看法,既明确己说,也尊重他说。在作者看来,尽管襄安只是一镇之地,但也不能脱离史志体的规范约束,对于一些现成的不靠谱说法,要敢于辨别其真伪,同时拿出更令人信服的结论,以免谬种流传。就这样,在记述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时,戴启文依靠互为补充验证的翔实资料,总会有新的启悟和认知,在锱铢考量、谨慎结论中,形成新的内在逻辑关系,达到以理服人的效果,从而将碎片化的襄安历史和文化,尽最大可能地完整呈现。举重若轻则是感性的表达,丰饶的趣味。我们知道,这类图书容易写得拘谨、枯燥,不堪卒读。显然,戴启文对此弊端是有所考虑的。在写作过程中,他大胆吸纳文学的艺术表现手法,尽可能地触摸细节,讲好故事,摹形绘影,表情达意,避免陷入寻章摘句的枯燥。同时将历史语言、政治语言、社会语言,与文学语言、地域方言融为一体,既有史志体例的谨严,又有文学作品的飘逸,还有传奇故事的鲜活。这种兼收并蓄、杂烩一炉的记述形式,可谓是学、理、才、识、趣、味兼具,读来劲爽,令人击节赞叹。

   打破既有观念,驰骋于历史天空,再现逝去的影像,重获荣耀与动力,成就了这本史学价值、文化品位俱佳的地情书。名镇襄安,以这样的面貌复活历史文化,把根留住,真的很好。

   (《千年古镇襄安》 戴启文执笔 安徽人民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)